首页 新闻 人工智能 科技 财经 网站 共享 图片 视频 软件下载

AR/VR

智能穿戴 无人驾驶 无人机 机器人 AR/VR

多地學校課堂宿舍被直播 專家:涉嫌侵犯隱私

来源: 澎湃新聞 发布时间:2017-10-30
摘要:多地學校課堂宿舍被直播 專家:涉嫌侵犯隱私---在得到老師、學生同意的情況下,將上課畫面分享給其他班級、學校,這是“在線教育”,但將教室甚至寢室畫面全天候

  原標題:多地學校課堂宿舍被直播:家長有讚有彈,專家稱涉嫌侵犯隱私

  近日一款名為“水滴直播”的網絡平臺中出現全國多地學校的課堂直播畫面,引起輿論熱議。

  澎湃新聞採訪發現,參與視頻直播的學校涉及多個省份,從幼兒園至高中畢業班均在其中,直播場景多為教室,也有學生宿舍。家長對此態度不一,有人認為這能讓他們“見證孩子的點滴”,也有家長擔心出現安全隱患。有學生則堅決反對,“就算是為了監督學生,結果向公眾直播,也太不顧忌學生隱私了。”

多地學校課堂宿舍被直播 專家:涉嫌侵犯隱私

直播平臺上的課堂直播頻道。 本文圖均為軟件截圖

  專家認為,教室應是一個相對封閉的空間,老師、學生在教學過程中可以表達自己的想法,將老師、學生置于監控之下,涉嫌侵犯隱私。“很多學生在“監控”下可能會進行“自我表演”,長久以往容易導致心理問題。”

  “從法律上來説,這涉嫌對個人隱私、數據安全、人身安全的侵犯。”一位律師告訴澎湃新聞,如果在未經家長同意、沒有充分尊重學生權利的情況下公開直播,可以追究視頻上傳者的責任。

  學校課堂畫面被直播,點擊量逼近4萬

  澎湃新聞打開該直播平臺,在教育板塊中發現有200多個頻道正在直播,地區涉及北京、山東、河南、安徽等省份,直播范圍從幼兒園到高中畢業班,也有課外的輔導機構、美甲美容培訓班等,直播場景多為教室,也有直播食堂、運動場、學生宿舍等。也有幼兒園在走廊、宿舍等各個角落裏開設了直播。

多地學校課堂宿舍被直播 專家:涉嫌侵犯隱私

一家幼兒園直播孩子睡覺畫面。

  4月20日中午時分,澎湃新聞點開河南一家幼兒園直播頻道,畫面中有十余個學生已經躺下,窗臺處還有三四位同學在玩耍。值班老師先幫躺下的孩子一一整理好被褥,接著走向窗臺,逐一將學生抱過來安置入睡。

  另一直播號為“10112”的直播頻道將攝像頭裝在教室後面,截至2017年4月20日,觀看量已經逼近4萬。直播畫面中的班級約有60余人,一位老師正在講課,視頻中只能看到學生的背影,不過仍有網友評論説:“左下的女生在玩手機”。

  山東濟南舜文中學、濟南26中也有部分班級在該平臺上開通了直播。舜文中學六年級一名老師稱,攝像頭是學生家長要求安裝的,“跟家長反映問題的時候,家長推薦這個(攝像頭)。主要是現在高年級發生的事情,以前學生不會承認,這個(視頻)就提供了一個證據。其次現在護孩子的家長很多,老師跟她們反映問題,總覺得老師是在針對孩子,這樣(裝了攝像頭後)家長更能理解老師,更能了解學生的表現。”

多地學校課堂宿舍被直播 專家:涉嫌侵犯隱私

一所中學直播畫面。

  “我們都有這個係統,教育部門統一裝的,我們開會、培訓都用這個,上課的時候也可以直播課堂。” 濟南26中一名老師告訴澎湃新聞,只有係統中的老師可以看到“直播”,學生上課情況一目了然。

  但上述老師並不清楚課堂畫面已被公開直播。“現在很詫異,我是點到公開(選項)了?是所有人都可以看到嗎?這個可能是當時設置的時候,沒有關注到這一塊,待會去調整一下。”舜文中學老師稱。

  家長態度不一:有人支持,有人反對

  4月21日,“水滴直播”客服告訴澎湃新聞,“需要購買某品牌攝像機才能開直播,開通直播需要遵守直播公告,不可違規……觀眾打賞的話,機主就有收入,(打賞)肯定是有多有少的,平臺互動多、聲畫清晰的直播較受觀眾喜愛,打賞相對就多一些”。

  據介紹,當顧客購買攝像機安裝後,需要下載一款該品牌的攝像軟件,注冊登錄後,選擇“連接我的攝像機”,就可以在手機上實時監控室內的畫面。這些畫面可以通過鏈接的方式發給想要分享的對象,也可以直接在“水滴直播”上進行直播。上述工作人員稱,“不願意給別人看,在開通直播時可以設置。”

  “當時就有家長反對,不過現在很多學校都在用,尤其是幼兒園。後來家長會討論之後,同意安裝。”上述山東濟南舜文中學老師告訴澎湃新聞,攝像頭安裝了一個月之後,學生在紀律方面的表現“好很多了”。“我們學校是六年級先開始裝的,其他年級感覺挺好,也都準備裝。問題是話筒的聲音不太響亮,清晰度不是太高,但基本上能夠看清楚。”

  澎湃新聞在直播互動中發現,許多家長紛紛表示支持直播,有人稱“直播有‘毒’,有時間就拿出來看”;“搶個沙發,有了這個直播可以看到兒子學校的一舉一動了。感謝學校給怎麼好的條件”。

  “非常實用,非常好!”有家長告訴澎湃新聞,“家長支持直播,因為可以看到孩子成長的點點滴滴。”

  孩子在河南三門峽某幼兒園就讀的一名家長稱,她支持學校向家長實時直播孩子在校情況,但“反對”將畫面公開,“不安全,感覺哪裏都不安全,比如説孩子的隱私,中午睡覺的時候都是要脫衣服的,孩子的一舉一動全世界的人都能看到,這換成哪個家長都不會同意的”。

  學生在監控下容易産生心理問題

  當澎湃新聞問及公開直播課堂會否侵犯學生隱私權時,河北邢臺一中老師回復稱,“説得在理,我們會嘗試改為邀請觀看的。”隨後,澎湃新聞發現該直播地址已經無效。

  濟南舜文中學老師在了解到自己班級是公開直播後,也表示會跟客服人員聯係,目前水滴直播平臺上也找不到該校直播畫面。“目前舜文中學僅六年級裝有直播攝像頭,初中年級老師覺得不錯,也準備裝。學校的態度是不支持也不反對,因為別的學校也有。”

多地學校課堂宿舍被直播 專家:涉嫌侵犯隱私

山東臨沂一所中學直播畫面。

  一名學生在直播平臺上向澎湃新聞表達了自己對“課堂直播”的不滿,“你們那會兒沒有吧?現在有了也不是什麼好事。監視學生有什麼意思?一點自由都沒有。”

  “在教學中利用這些技術的前提是尊重老師自主教學權和保護學生的權利,否則會適得其反。”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4月24日告訴澎湃新聞,在得到老師、學生同意的情況下,將上課畫面分享給其他班級、學校,這是“在線教育”,但將教室甚至寢室畫面全天候公開直播,顯然不妥。

首页 | 新闻 | 人工智能 | 科技 | 财经 | 网站 | 共享 | 图片 | 视频 | 软件下载

Copyright © 2013-2017 特区网 版权所有